? 第四百四十四章 鹿念紫的心愿-官路红颜 365外围有投注反水吗_外围足球365bet_365外围投注网址

官路红颜

第四百四十四章 鹿念紫的心愿

第四百四十四章 鹿念紫的心愿2017-11-9 14:31:31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不用张嫣介绍,叶鸣也早就认出了鹿念紫。

????在走进那个屏风隔间之后,叶鸣一眼就看到了张嫣。然后,他的目光就下意识地往旁边一瞄,就看到在张嫣左边的那张皮椅上,坐着一个美丽端庄的少妇。

????这个少妇皮肤光洁白嫩,神情高贵矜持,眼睛大很清澈,鼻梁高而翘挺,红唇润泽,体态丰腴却又曲线玲珑,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成熟女人的魅力。

????此时,她正头顶着卷发器在看书,听到张嫣招呼叶鸣的声音,有点惊讶地抬头看了叶鸣一眼。就是这一眼,让叶鸣断定:这绝对就是鹿念紫----因为她的五官和神态,与鹿书记极为神似。只不过,她脸庞比鹿书记小,五官比鹿书记精致。但是她那种看人的眼神,以及脸上那种探询和惊讶的神色,却和鹿书记第一次见到自己时脸上的那种表情几乎一模一样。

????而鹿念紫,在看到叶鸣的一瞬间,心里也是一惊,注目凝视了叶鸣很久,神色间显得越来越惊讶。

????原来,叶鸣的长相和神态举止,继承了他父母身上的所有优点。他的五官虽然像他的母亲赵涵,与鹿书记差别比较大。但是,他的眼神以及脸上流露出来的那种神态,包括他的声音,都与他的父亲鹿知遥非常相像。

????这种神态上的相似,旁人是很难察觉出来的。但是,鹿念紫是鹿知遥的女儿,对她父亲的神情举止是非常熟悉的,熟悉到了闭上眼睛都能想象他说话时的表情,以及言行举止间的那种与众不同的特质。

????而刚刚叶鸣一出现在屏风旁边,在抬眼寻找人的时候,特别是当他注目看了自己几眼之后,她只觉得自己心里忽然一跳:这个男孩子的笑容表情,以及他看人时的那种专注的眼神,自己怎么感觉如此亲切如此熟悉?

????然后,她仔细一回想,这才察觉:这男孩子的神情举止,居然和自己的父亲极为神似。怪不得,自己心里会忽然对他产生出一股亲切和熟悉的感觉。

????想至此,她自己也觉得有点荒唐可笑:自己这是怎么啦?怎么会把这么一个不相干的毛头小伙子与自己的父亲联系到一起?是不是因为自己太想念父亲的缘故?

????鹿念紫虽然外表时尚新潮,其实骨子里是个非常传统的女人,对父母极为孝顺,亲情观念也很浓。

????自她六七岁懂事开始,她就知道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感情很不好,两个人经常吵架。有好几次,她都听到父母在吵架时,提及一个叫赵涵的女人。

????那时候她已经隐隐约约明白:那个名叫赵涵的女人,是父亲在母亲以外找的另一个女人。而且好像父亲对那个女人感情极深,在他和母亲吵架时,只要母亲有什么言语辱及赵涵,父亲就会怒发如狂,那样子非常吓人。

????这样吵来吵去,一直到母亲前几年得病去世,两个人始终都没有和好过。

????尽管父母一生不和,但是,他们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却都很疼爱。父亲虽然对自己要求很严厉,但是,因为她自己乖巧懂事,很少做什么错事,在读书时成绩也非常好。因此,父亲对她在严格要求之外,其实是非常疼爱的。在她长大后,也经常找她聊聊天谈谈心。

????从父亲偶尔透露出来的信息中,她知道了那个名叫赵涵的女人的一点情况,也知道了她和父亲之间那种心心相映纯洁美好的爱情。而且,她也知道父母之间的结合,纯粹是一种政治需要,一种利益交换交换的结果。

????鹿念紫虽然很同情自己的母亲顾华英,觉得她一辈子都没有得到父亲的爱,委实是一种悲剧。但是,她同时也很同情那个名叫赵涵的女人,甚至还有点佩服她:为了自己父亲的事业和前途,她宁可抛弃学业抛弃唾手可得的下半辈子的幸福,毅然选择自行退学,以成全父亲的事业,这该是一种何等无私的爱啊!

????鹿念紫骨子里虽然传统,但思想并不僵化狭隘,也并不一味地袒护自己的母亲顾华英。她觉得:自己的母亲,有很多性格上的缺陷,有一些缺陷还是很难令男人容忍的。

????比如:母亲非常泼辣非常骄横,动不动就以她家里的势力来压服父亲,还经常讽刺父亲是靠她家里的势力才爬上高位的;又比如,对那些来家里看望父亲的部下或是朋友,母亲从来都不会搭理他们,甚至一杯茶都不会给他们泡,更不用说留他们在家里吃饭。为此,父亲的许多部下和朋友,来了他家里一次后,就不敢再来第二次,弄得父亲在外面很没有面子,并还因此得罪了许多人……

????在母亲去世后,父亲曾几次跟鹿念紫长谈,期间也谈到了他在读大学期间结识的那个女孩子赵涵。

????从父亲那种怀念的语气以及那种落寞的眼神中,她知道:这几十年来,父亲心里一直装着那个女人,一直爱着那个女人。只是,因为他的身份和地位,他不可能去寻找她联系她,更不可能再去和她有什么牵连。

????为此,她对父亲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同情心:父亲虽然身居高位,看上去风光无比。但事实上,他内心是寂寞的凄凉的。因为这几十年来,他都在忍受母亲的刁蛮泼辣和无理取闹,在忍受母亲那个显赫家庭的威压。在家庭生活中,他除了在自己小时候逗逗她玩以外,再也没有享受过任何乐趣。

????因此,当父亲要去天江省任职的时候,她是百分之百赞成的。她觉得:自己的父亲在感情生活上,苦了一辈子,寂寞了一辈子。如果在天江能够找到那个女人,即使他们不能在一起,但总能够给他内心一点慰藉,总能够让他开心一点快乐一点----而这,正是她这个做女儿的内心里最大的心愿。

????她有时甚至想:只要那个女人没有嫁人,或者是嫁了人离了婚,她愿意赶到天江去,促成父亲和她结合,让父亲将来有一个幸福的晚年生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