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三十八章 首长的儿子-官路红颜 365外围有投注反水吗_外围足球365bet_365外围投注网址

官路红颜

第九百三十八章 首长的儿子

第九百三十八章 首长的儿子2017-11-9 14:42:44Ctrl+D 收藏本站

????徐立忠从鹿书记办公室出来后,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卢川市市委书记李武安,问他那边安排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困难和问题。

????徐立忠和李武安鹿书记身边共同工作过三年,当时他们一个是鹿书记司机一个是他秘书,都是鹿书记极为信任和倚重人,因此,他们两个人私交也非常好,平时都是以兄弟相称。

????因此,听完徐立忠两个问题后,李武安说这边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鹿念紫主任那个结拜弟弟过来。

????然后,李武安有点困惑地问:“立忠老弟,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你:据我所知,首长是一个非常守礼非常严谨也是非常讲究孝道和尊重传统习俗人,但是,这一次他老人家父亲八十冥寿,他怎么会同意鹿主任意见,让一个外姓人过来给鹿爷爷祭奠上坟,虽然鹿主任说她是把那个姓叶小伙子当做亲弟弟看待,可这也不合乎规矩和礼仪啊,到时候鹿家庄族老们问起我来,我都不好怎么答复他们啊,“

????徐立忠知道李武安非常精明,而叶鸣虽然五官像赵涵,并不像鹿书记,但是他神情举止乃至言谈气质,其实与鹿书记是非常神似,而且,李武安鹿书记身边工作时,也曾听人说起过鹿书记首都大学与赵涵那一段恋情,所以,以李武安阅历和判断能力,综合鹿念紫和鹿书记对叶鸣特别关怀,他肯定可以猜得到:叶鸣很可能就是鹿书记亲生儿子,要不然话,以鹿念紫那种出身大家与生俱来高傲性格,她不可能会平白无故地去认一个远天江省冷县毫无根基年轻人做干弟弟,因为这不符合她身份和脾气,而且,以鹿书记身份和谨慎性格,如果叶鸣与鹿家毫无瓜葛,他也不可能会同意自己女儿去结拜一个毫无关系所谓“弟弟”,不会同意他去给自己父亲祭奠并上坟……

????何况,即使李武安没有上述怀疑,但他见到叶鸣以后,只要套问一下叶鸣认识鹿书记和鹿念紫过程,盘问一下他身世,他应该也可以猜到:叶鸣可能就是鹿书记与赵涵私生子。

????因此,当李武安提出那个关于叶鸣疑问之后,徐立忠决定电话里稍稍点醒他一下,于是,思考了片刻后,他便字斟句酌地对李武安说:“李书记,你和我首长身边工作时,曾听人私下谈起过首长与夫人一辈子不和原因,那个原因,你还记得吗。”

????李武安忙说:“记得,当时那些人议论说:首长当年首都大学进修时,曾经与一位姓赵女士有过一段非常炽烈感情,但后来被夫人知晓,到学校大吵大闹,但首长准备与夫人离婚时,那位赵女士却突然神秘失踪,从此杳无音讯,为此,几十年来,首长与夫人一直吵吵闹闹,而吵闹根源就是首长这段往事,你说是不是这回事。”

????徐立忠“嗯”了一声,然后用很凝重语气说:“李书记,我告诉你一个事情,但这件事情千万不能与任何人去说:过两天要过来给鹿爷爷祭奠上坟这个叶鸣,就是那位姓赵女士儿子,而且,这位姓赵女士与首长分离后,终身未嫁,你理解我这两句话含义吗。”

????李武安电话里“啊”地一声惊叫,显然是非常震惊也非常以外。

????良久,他才用有点颤抖声音问:“立忠,照你这么说:首长这是后继有人了,对不对,那位姓叶小伙子,就是他老人家亲生儿子,对不对。”

????徐立忠知道李武安与自己一样,几乎就是鹿书记家人,也是绝对能够保守鹿书记所有秘密可信任之人,而且,鹿书记既然安排李武安去接待叶鸣,肯定就做好了让他知道叶鸣是自己亲生儿子思想准备。

????因此,他便干脆直接承认说:“李书记,没错,叶鸣就是首长亲生儿子,因为他自小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一直跟他母亲生活,赵女士为培养他,吃了不少苦,四十五岁就芳年早逝了,为此,首长觉得非常内疚觉得非常对不起赵女士和叶鸣这母子俩,所以,首长对这个晚年得来儿子非常疼爱,也非常器重,希望他将来能有一番大作为,虽然,他老人家现还不适宜认这个亲生儿子,但他一直关注他工作和生活,也一直暗暗地帮助他关怀他培养他。

????“这次叶鸣过来给他爷爷祭奠上坟,其实并不是鹿主任意思,而是首长安排,我猜首长用意,是想让叶鸣不知情情况下,去拜祭一下他亲爷爷,认识一下鹿家庄父老乡亲,同时,他也是想让叶鸣去一下孝道,了却一下鹿爷爷生前想要有一个亲孙子心愿。

????“所以,叶鸣到来以后,你一定要好好接待他,力维护他,不要让鹿家庄父老乡亲有什么疑惑或者是不满,你可以告诉他们族里人:叶鸣是首长正正式式螟蛉义子,将来是要承继鹿家香火,这个解释,我相信他们大部分人都会接受。”

????李武安许久才从无比震惊状态之中清醒过来,听到徐立忠后几句话,忙说:“这个你放心,首长是他们鹿家庄乃至整个卢川市出大官,他部里工作时,就为家乡建设争取过很多项目和资金,深受鹿家庄所有乡亲尊重和爱戴,也是整个鹿家庄骄傲,因此,小叶回来代替鹿家子孙给鹿爷爷祭奠上香,没有人会质疑,不会有人为难他,这一点,你可以请首长放心。”

????挂断徐立忠电话后,李武安立即陷入了一种异常兴奋异常喜悦情绪里面:首长有儿子了,这真是一个巨大好消息,而且,他儿子还会回来给他爷爷祭奠上坟,而首长又指定要自己去接待他,这么说,自己首长心目中地位和分量,不仅没有因为暌别几年而减轻,反而重了,,就是这一点,令他感到格外幸福格外骄傲。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